關閉

正文

第十三回  別心苦何忍分離 醋意深全不說破

雙合歡

作者:青心才人 [全文閱讀]
更新時間:2016/07/03

詞曰:

恩愛場中難著假,慢道夫妻,且說三分話。吐吞半語令人訝,藏瞞一字像知為詐。負罪若能陳且謝,憐念真情,尚可希圖吧。如斯掩掩與遮遮,翻教白日成長夜。

右調《蝶戀花》

話說宦小姐自拔去束芻門牙之后,再無一人敢談娶妾一事。過了年余,竟若無聞。束生為此事也托心腹來探問訪察,并無一些風聲。腳色回報束生,束生心中甚喜。對翠翹道:“我娶了你一載有余,我著人到家中去探訪,大娘竟不知道,你說瞞得好嗎?”翠翹道:“人行草動,鳥飛毛落。臨淄如此驚官動府,難道家中竟沒有一些風聲。且事經一載有余,如此之久,難道人言竟沒有半字起漏。竟若不聞之說,毋乃有詐乎?”束生道:“卿亦料得是,但她來往音信,并無一字知道的,難道這也不足憑信?”

翠翹道:“事雖如此,我終不能無疑。郎居臨淄已久,乘大娘風聲未覺,回家去探望一番。若有甚話說,也好調停。無甚話說,也去安頓人心。若使旁人搬嘴,便多事矣。君道大娘寡言笑,大怒不形于色,大喜不見于形。這等人胸中挾持,大包舉宏,機深慮遠。說起來我甚怕她。郎君忠厚沉潛,恐非智多星對手也。”

束生道:“正是。她替我恩愛最投,自結縭以來,曾無半言參商拂逆。然吾實憚之如虎,言辭笑色俱不敢輕褻者。及思其生平行事,夫婦之間,并無一毫不堪之處。而此心之所以獨歉者,以其舉止莊嚴,行事不茍,如見神明,不敢放肆耳。久欲回去,以觀其知否之情,因卿初娶,不忍遽別耳。”翠翹道:“她安,我方得安,安渠正所以安我。不乘此時未發之初,你自去調和一番,一朝事露,如何是好?你那丈人、丈母,怕不責你個停妻再娶。妾已嫁君,自是君人,但愿一家和合,上下安平,則此后日正長也。”束生道:“如此,則卑人放心去矣。”

忽其父召束生,束生隨人去見其父。父道:“王氏已是你妾,地久天長,非一朝一夕之故。你出門已久,也該家去一望,安頓大娘子的心,免使旁人議論。你貪戀這邊,觸了那邊,惹動他爹娘帶累老子駁嘴。”束生道:“她也勸我回家去看一看,爹爹又是這般說,明日出行日子,收拾南回便了。”其父大喜,收拾盤纏與扉牲口,打發束生起身。束生回見翠翹,道及父親之意,翠翹道:“妾之見亦如是也。”

當夜整酒,為束生送行。道:“郎君此行,須要善于安慰。明年此日,妾望郎歸也。”言罷,凄然淚下。束生道:“我回去多則半年,少則三月,必然就來,不致卿懸望也。”翠翹道:“你一別故鄉,今經一載有余,方得言旋。歸家半年三月,即要出來,大娘豈不動疑?一疑則事端開矣。郎雖戀妾,非一載斷斷不可來臨淄。”束生悲咽不勝,翠翹血淚交流。束生道:“無限風波,方才寧貼;有限姻緣,遽爾遠別。即鐵石人,亦寸寸肝腸斷也。”翠翹亦灑淚道:“君家恩愛夫妻,因妾拋離一載有余,妾罪擢發莫數矣。承郎恩愛,報之惟日不足,多一日,妾一日之愿也。但時窮勢急,再不容遲,故忍心催郎登程,而方寸中痛殺碎矣。”乃相對而泣。

束生道:“向讀江淹之賦,不見其可悲,今日輪到自身,覺言言俱淚也。”翠翹道:“情之所感,魚鳥能通,況人耶?江淹別賦,即吾二人之情。江淹之恨賦,即吾二人之心也。”束生道:“卿言是也。詩以紀事,如此遠別,不可無言,各述所懷,以記今日之別。”翠翹道:“郎請先題,妾附驥尾。”束生停杯,成五言律一首。詩曰:

含情傷別遠,樽酒暫留連。

故國今將返,他鄉日漸偏。

帆張河上路,馬闖渡頭煙。

兩地思千里,深愁望眼穿。

翠翹看了道:“其情悲,其意遠,不減江淹《別賦》。妾拈《今夕何夕》十首,以廣之。”

其一

今夕是何夕,郎君賦壯游。妾在家中頻計日,問君何日大刀頭?

其二

今夕是何夕,情傷惜別難。一曲驪歌兩行淚,送君明日出陽關。

其三

今夕是何夕,傷別不成歡。無端鐵馬風翻驟,驚散離魂就枕難。

其四

今夕是何夕,明朝各一天。瞻望復關何處是?愛而不見涕漣漣。

其五

今夕是何夕,月圓人且離。兩地江山萬余里,不知何日是歸期?

其六

今夕是何夕,相對難為言。忽聞天半孤鴻唳,似訴離情話來安。

其七

今夕是何夕,醉飲不忘悲。人道解愁須是酒,酒入儂腸愁更催。

其八

今夕是何夕,怕見月光王。月園月缺只十五,郎去郎來不可量。

其九

今夕是何夕,強笑媚良人。怕郎憔悴因儂病,惜郎勞苦慰郎心。

其十

今夕是何夕,生離共死別。死別能期會九原,生離兩地惟啼血。

束生道:“‘凄凄不似向前聲,滿座重聞皆掩泣。座中泣下誰最多?江州司馬青衫濕!’今夕之吟,殆不減琵琶調也。我江州司馬淚枯腸斷矣。”泫然流涕,幾欲失聲。翠翹氣咽不能語。久之,道:“郎毋作兒女態,旁人觀之,謂郎無丈夫氣。登程切忌悲哀,愿郎節情節傷。豈不聞丈夫雖有淚,不灑別離間乎?”束生道:“余非不知,但情傷至此,兒女情長,英雄之氣自減。且以重瞳之勇杰,而不免虞兮奈何之嘆。乃知血性男子,正不以斬情絕愛為高也。況我與子乃才人淑媛之輩耳。情之所鍾,正在我輩。雖質之父母國人,庸何傷乎!”翠翹道:“郎言及此,愛儂深矣,豈儂反忍割愛?但明日遠行,風霜道露,羈旅程途,以過傷之體冒之,非所以為之珍重也。”

滿斟一鐘,遞與束生道:“愿郎滿飲此觴,妾吟詩一首,以廣郎意,以壯行色。”束生接過酒來道:“喉間哽咽,實飲不去。”翠翹道:“別酒須當強吞以解悲。”乃吟古詩一絕云:

千里不為遠,十年歸未遲。

同在乾坤內,何須怨別離。

翠翹喉音清絕,如怨如訴,如泣如慕。束生道:“此詩哪里解得我愁煩,徒愈增我抑郁耳。”翠翹道:“然則歌‘大江東去’何如?”束生道:“神疲力倦,百事俱不合意,我待欲睡也。”翠翹道:“只恐春色惱人,眠不得耳。”束生道:“此春宵一刻值千金時也,何得虛度過了。”翠翹道:“如此妾疊被鋪床,郎君好安寢矣。”束生攜手道:“今宵共宿芙蓉帳,明日凄凄可奈何!”翠翹道:“流水未干容未老,他年依舊駕銀河。”遂登床。二人正是濃桃艷李之時,恩愛情深,難丟難舍,尤云滯雨,不禁情之溢洋也。直至五更方罷。正是:

話向枕邊說不盡,隔林雞唱又天明。

束生起來,梳洗未完,而征車已迭催矣。此時再不能留戀,別酒三杯,保重二字,含淚而行。翠翹還欲送至門前,忽束正同合店親友,俱到廳上來送束生起身,翠翹遂不能遠送,惟立屏后灑淚而已。束生將行李發完,又走進來對翠翹道:“我去,卿當耐煩。”深深一揖,淚流滿臉。翠翹不能答一字,流淚點首而已。束生割愛分襟,拜辭了父親,別了親朋,上馬南回。

到了王家營,過了黃河,寫船竟枉無錫,又五、六日渡江,已到家矣。束生到了自家門首,恐怕宦小姐有些風聲在耳朵里,不免有些忐忑。但已到家中,怕不得這許多。大著膽,放開心走將進門。

這束生從母死之后,就是宦小姐掌管家業。丫頭忙報小姐,小姐連忙出迎道:“相公,恭喜回來了。”束生連連作揖道:“久別,久別。”小姐道:“店中俱好嗎?公公康健否?”束生道:“爹爹精神倍常,店中生意茂盛。岳父、岳母安嗎?”小姐道:“好的。他說要討個得用的丫頭來伏侍我,不知幾時方討得中意的送來哩!前有書一封,白鏹一百,寄與相公買書籍的;潞綢四匹,送公公的。”束生道:“多謝,已收了。”小姐吩咐廚下整酒,與相公洗塵。那些家人、小廝,丫頭、媳婦,一齊俱來磕頭。此夜盡歡而散。

正是新娶不如遠歸,其恩愛自不消說。束生起初還怕她曉得,打點些誥言回復。若問起此事,便直頭說個明白。那曉得宦小姐一言不犯,束生不好題破。忖道:“她既不曉得,正好瞞她。我若說明,倒是剔牙齒惹風了。”又想道:“翠翹叫我到家即便講明,此言亦是。遲一日便不好說了,待我替她講個明白。”又想道:“今日我初回,正是歡天喜地,忽然說起這樁公事,她若賢惠,體諒到丈夫方回家,不與我理論便好。萬一一個鬼頭風發,變了臉,鬧將起來,成何體面。今日且睡了,明白打聽手下人,內中若有些知覺,再講未遲。若是竟不曉得,且瞞著又作計較。”含忍胸中,究竟不言。

看官,你道后來許多事,都只因少了這一說。所以,天下事到該講的時候就要講,失時不講,便錯過了,后日想著要講,輪不到你了。

束生次日上下一訪,并無一些兒風聲。一老仆道:“半年前飛傳此事,小主母不信,束芻自臨淄回,真情盡吐,小主母知得,大怒道:‘奴輩離間家主,情理難容。’拔去了四個門牙,其說遂息,再無一人提起,小主母談笑自若,卻不象個知道的。相公當時就該以書信相通,再不然娶定之后也該與聞。如今年深日久,竟不提起,相公若說,又是討氣惱了。”束生點頭道:“說得好,則索瞞到底罷了。”老仆道:“如今議論也定了,哪個敢復開此口。況相去幾千里,要瞞也盡好瞞得。”束生遂決了主意,竟不題起。

在家中過了兩日,收拾禮物,到丈人家去探望。丈人往京中去了,丈母接著,歡天喜地。待了一席酒,講了些家常話,并沒有一言干犯娶妾之事。束生拜別回家,暗忖道:“此事真做得機密,兩家竟若不聞。只是一件,我妻子信得我太真了,拿定我不娶妾。又道我娶妾必不瞞她,所以人言紛紛,她獨信而不疑。但自今以往,疑端再令她開不得的。疑端一開,則無所不疑。把從前篤信我的念頭都化成一、三其說了。”自后,凡事倒去取信于宦小姐,小姐亦待之以誠心,二人極其恩愛。

一夕,小姐對束生道:“妾非有見解,幾為匪人離間矣。前束芻自臨淄回,想是見相公接子妹陪酒,歸家遂流言公娶妾。我道娶妾又非犯法事,相公自然與我得知。夫婦之間向來相信的,何獨做此藏身露尾事。是我叫人拔去了他四個門牙,其說方止。細問,然后招道:‘是我見相公請客接娼妓耍子,并不曾說娶妾之事。’你道這奴才可恨么?”束生面紅,躊躇不安,勉強道:“因請人客,呼妓有之,娶妾豈有不與聞于賢妻之理。”小姐道:“此事我自能諒之,相公何用不安?”束生被她這一棒打住了,再不好認這個犯頭。夫婦恩愛愈濃,只是束生丟翠翹不下。

時光易過,日月如梭,看看又是一年。束生對宦小姐道:“別了父親一載,欲去一探望。回來起服,就要科考了。”宦小姐接口道:“郎君不言,妾正欲催郎起身。公公年尊,孤客在外,相公又在丁艱,正好代親之勞,管理店中生意,亦可兼看書。做人家的事情哪里托得人的。可曾卜得吉日么?妾為相公餞行。”束生道:“后日吉期,將欲起行。”宦小姐道:“大丈夫出門,揀了后日便是了,有甚疑難遲滯不快。”即吩咐仆從們討船,后日相公北游。束生心中十分歡悅。次日去拜別丈母,回來小姐整酒話別,暢飲而罷。第三日別了小姐,登舟解纜,往鎮江而發。按下不題。

且說宦小姐打發了束生出門,即便乘轎回娘家。見其母道:“束生去矣,我欲以勢擒那婢子來,取她的氣。又恐耽妒婦惡名,傷夫婦和氣,所以佯為不知耳。他如今去了,我欲定一策,暗地拿來做了丫頭伏侍,只說之爹爹討把我的。叫束生回來,一堂聚首,他認又認不得,說又說不出。在我拔去眼中釘,而無女平章之譏;在彼受饑貍悲鼠之愚,而甘男妾婦之羞。乃遂此衷。”其母道:“束生不出門,還好運籌。今彼已先行,雖有計策,何能預為?”小姐笑道:“兒籌之熟矣。臨淄乃海岱之邦,若沿海而去,不用十日可往返矣。郎未到半途,吾事已濟。吾家宦鷹宦犬;乃海上居民,深明海道,吾授以計,必然可擒。”正是:

畫虎未成君莫笑,安排牙爪始驚人。

且聽下回分解。
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手機版

掃一掃手機上閱讀

目錄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
讀書網首頁| 讀書網手機版| 網站地圖

關于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及發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權,請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換成@)聯系我們,我們會在7日內刪除
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學生讀書網All Rights Reserved.
閩ICP備17002340號-1

書頁目錄
書評 上一章 下一章
彩名堂腾讯分分彩官网 玛多县| 荆州市| 霍林郭勒市| 马龙县| 盐津县| 健康| 苏尼特左旗| 咸宁市| 类乌齐县| 平舆县| 唐海县| 苏尼特右旗| 商城县| 屯留县| 垦利县| 垫江县| 武冈市| 庄浪县| 大邑县| 虹口区| 富平县| 济南市| 苏州市| 兰坪| 南乐县| 遂昌县| 台湾省| 政和县| 敦化市| 襄樊市| 通道| 内乡县| 三穗县| 杂多县| 岢岚县| 肃北| 开鲁县| 莎车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