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正文

托妻獻子

中國相聲

作者:佚名 [全文閱讀]
更新時間:2009/04/24

托妻獻子

于世德述

 您在這兒說哪?

乙 可不是嘛。

 這最愛聽您的相聲啦。哪天我得上您家登門拜訪,請教您的高超技藝。

乙 那可不敢,咱們互相研究研究。

 您府上在哪兒住?

乙 哪兒敢當“府上”啊,我家就住在XX街XX胡同。

 太巧啦,我家也住在XX街,XX胡同呀。

乙 住在一個胡同?那,我怎么不認識您哪?

 您出去得早,我回來得晚——不得拜街坊!失敬失敬。

乙 好說好說——我這人也馬虎。

 您在XX胡同多少號?

乙 我住在十六號。

 我也住在十六號。

乙 在一個院里?我怎么不認識您哪?

 您出去得早,我回來得晚——不得拜街坊。

乙 我這人也真夠馬虎的!

 您住的是靠哪邊兒的房?

乙 我住的是靠北的房。

 我也住的是北房!

乙 我怎么?……跑一屋里去啦!我也太馬虎啦!我怎么不認識您哪?

 您出去得早,我回來得晚——不得拜街坊。

乙 住一個屋里都不認識。

 您在炕上睡,還是搭鋪?

乙 我腰痛——盤了一面火炕。

 我也在炕上睡。

乙 嘿!到一個炕上啦!我怎么不認識您哪?

 您出去得早,我回來得晚——不得拜街坊!

乙 我就知道是這句嘛!

 您睡覺,鋪什么,蓋什么呀?

乙 我鋪一個藍褥子,蓋一床紅被子。

 我也鋪一個藍褥子,蓋一床紅被子。

乙 那,我怎么不……我別問啦!我也太馬虎啦!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暌桓霰晃訊?玻∥一共蝗鮮堆劍?br>
 您晚上陪誰睡呀?

乙 我們老兩口,陪我媳婦睡。

 我也陪你媳婦睡!

乙 走!去!(若有所悟,向觀眾)得讓他回來。回來。(向觀眾)我呀,來個照方抓藥!我說,你在哪兒住哇?

 我……還沒找著房呢!

乙 沒……不行!你得有個住處!

 廟里。

乙 你讓我找和尚去呀?得是住家的地方!

 我住在XX胡同。

乙 行啦,我也住在XX胡同。

 那兒挺好,就在那兒住著吧。

乙 嘿,他不抬杠啊!你得問我:“我怎么不認識你呀?”

 明擺著我認識你呀!

乙 不行!你非說這句不可!

 好,依著你。我怎么不認識你呀?

乙 您出去得早,我回來得晚,不得拜街坊……

 您住在門牌多少號?

乙 我住在十六號。北房……還問我呀?

 那我怎么辦?

乙 等著我問!您住多少號?

 我住門牌半號。

乙 我也住半……啊?門牌有半號的嗎?

 先前是一個大門兒——一號。后來改倆小門兒了——一邊兒半號!

乙 瞧這寸勁兒!好。我也住門牌半號。你住的是哪面的房?

 我住北房靠南頭兒。

乙 我也住北房靠南……轉腰子房啊?

 先是北房,后來掏了個穿堂門兒——從后院看,是南房,從前院看,是北房!

乙 這新鮮事兒都讓我遇上啦!行。我也住北房靠南頭兒!

 好哇,過堂兒風,夏天涼快。

乙 只要住一個屋兒,冬天凍死我也不怕!(向觀眾)這就快問到啦!您睡的是炕啊?還是鋪哇?

 我是炕上搭鋪!

乙 我也是炕上搭……有那么睡的嗎?

 我怕發大水。

乙 咱倆泡啦!我也睡炕上搭鋪!

 這樣兒還練腰腿兒。

乙 (向觀眾)他總不抬框!你還得問:“我怎么不認識您。”

 好,我怎么不認識您哪?

乙 您出去得早,我回來得晚,不得拜街訪。您睡覺鋪什么,蓋什么?

 我鋪著麻袋,蓋著涼席兒、枕著夜壺!

乙 我也……這都什么臥具呀!我也鋪著麻袋,蓋著涼席兒,枕著夜壺!

 睡慣了又舒服又方便。

乙 您晚上陪誰睡呀?

 嗐,我打了不少年光棍兒,上星期四,朋友把你寡婦嫂子給我說合上啦——我就陪她睡上啦!

乙 我也陪著我嫂子……去!我怎么得罪你啦?拿我這么開心!

 我是得拿你開開心。你成名角啦,“乍穿新鞋高抬腳,發財不認老鄉親”啦!孩童起首的發小兒弟全忘啦!

乙 這您真得原諒,我們這行是住無定居,交無準友,真正記得的人,有時候知名知姓,可一見著,就眼拙了。

 可是,你不該把我忘了哇。咱哥倆雖然比不了羊角哀左伯桃舍命全交,也比不了桃園三結義劉關張那種義氣。可是也稱得起咱們小時候常說的“鳥隨鸞鳳飛騰遠,人伴賢良品格高”哇。

乙 我怎么一點兒也想不起來啦?您先說這“鳥隨鸞鳳飛騰遠”。

 比方說,我是個小家雀兒(麻雀),交上了您這么一位大鵬金翅鳥的朋友——您是跟鳳凰平起平坐的人物,有時候比它們還硬氣,它們要去西天,得飛兩天兩夜,可您哪,兩膀一忽搭,來回兒不用一個鐘頭!我連飛都不用,就隨著您——叼著一根翎毛兒——一到西天了!這叫“鳥隨鸞鳳飛騰遠”。

乙 那,“人伴賢良品格高”呢?

 比方說:我本來是個挺笨的人,可是跟你這位賢良的人交上朋友啦,日久天長,我就聰明啦!

乙 (得意地)當然啦,你遇上“賢良”了嗎!

 對,遇上賢妻良母了嗎!

乙 噢!我是老娘兒們呀!“賢良”是說我這個人在行為上,說話上都是正直的,這叫賢良。

 對,所以說,“人伴賢良品格高”嘛!

乙 嗯,這才夠朋友哪!

 不,這還不夠!真正夠的,得講究“一貴一賤,交情乃見;一死一生,乃見交情”!“穿房過屋,妻子不避,托妻獻子”之交哇!

乙 您說的這些,我有的懂,有的不懂。像穿房過屋,妻子不避,這好懂。它就是說:你到我家隨便出入,孩子老婆都不避諱你。這我明白。可是頭一句:“一貴一賤,交情乃見。”——這怎么講?

 “一貴一賤”哪?比方說吧:您是中原公司的總經理,怡和太古招商局的副局長,瑞蚨祥的東家,開灤礦務局的董事長……

乙 我哪兒有那么大的家業呀!

 這就是個比方。我哪,小時候家里也夠過兒,可是一把天火燒得片瓦無存,只好靠賣報為生。

乙 這可太慘啦!

 有一天我剛躉回報來,背著報口袋從《時言報》館出來,由順治門大街一邊往北走一邊吆喝著:“看報來,看報!《北平日報》、《時言報》、《大公報》!”就聽見:嘎——!

乙 怎么回事?

 一輛小汽車停在我旁邊兒了。您在車上跳下來,穿的可不是今天這樣兒。身穿西服,足登革履,笑容可掬的握著我的手:“你好?二傻子!”

乙 “你好,四狗子!”

 你怎么叫我小名兒呀!

乙 這是高興的。

 您是客客氣氣地表示親熱:“您怎么不認識我啦?”

乙 我不敢認啦。

 “我是XXX——小名兒叫四德子。”

乙 到他這兒改好名兒啦。

 您問了我的遭遇,然后說:“我還得去北方飯店會客。”說著掏出支票本子,簽了一張兩千大洋的支票,遞給我,你到交通銀行取出來先花著。有事再找我吧,我就住在前門外施家胡同八號,電話是三局四五六七。”

乙 這倒好記。我這朋友夠意思吧?

 我這是打比方。

乙 甭管怎么著,就算假裝兒的,你兩千塊大洋也到手啦。

 是呀,我把它掖在報口袋里,從菜市口往北走:“瞧報來瞧報!《時言報》……”走到護城橋頭兒上,我一想:有這兩千塊開個茶酒館也夠啦,何必還扯著嗓子賣報哇!

乙 對呀!

 想到這兒,把報口袋摘下來,一甩手——咚!就扔護城河里啦!

乙 報口袋下去啦!

 接著我也下去啦!

乙 你干嗎下去呀?

 支票在報口袋里哪!把支票撈出來,換成現款,做個小買賣兒,日子慢慢地也緩起來啦。我全憑您一膀之力呀!這就叫“一貴一賤,交情乃見”。

乙 那么,這“一死一生,乃見交情”呢?

 再打個比方吧。

乙 可以。

 比方——你讓汽車撞死啦!

乙 你才撞死了哪!

 這不是比方嘛!

乙 比方也喪氣!我當橫死鬼呀?

 剛才你怎么當大財主來著!不這么比方看不出交情來呀!

乙 好,我讓汽車撞死啦!

 您別著急,撞得不厲害。

乙 也就蹭點油皮兒。

 身子在東單,腦袋帶到崇文門去啦!

乙 嚯!還不厲害哪!

 您死了。我嫂子娘家還沒人,只好由我出頭請律師,告肇事的,一折騰就是仨多月呀。打完官司領下撫恤金來,原封不動交給我嫂子。訴訟費、棺材錢、出殯、下葬,都是我拿的。事完之后,把我嫂子接到舅媽家,她們娘兒倆靠著別人縫縫補補,拆拆洗洗過苦日子。

乙 總算能活過來呀,這就是“一死一生,乃見交情”吧?

 對。

乙 還有這“托妻獻子”怎么講?我不光知道有句成語叫“托妻寄子”——就是把妻子和子托付給朋友,既放心,又信任,自己干事業去。

 這“托妻獻子”就應驗在咱倆身上。

乙 我還得讓汽車撞死呀?

 您別害怕,這回是好事。

乙 那您說說。

 您這人說相聲最受歡迎啦。

乙 那是大家捧場。

 有一位“常座兒”每天來聽你說相聲。不論白天晚上,每場必到。

乙 他有那么多時間嗎?

 這位常座兒有來頭哇。人家是一位候補總督,凈等哪個省的肥缺一下來,馬上走馬上任啦。在等委任狀的時候啦,閑著沒事就聽您的相聲。聽著聽著入迷啦!聽了足有兩個多月。

乙 真是知音人哪!

 到仨月頭兒上,差事下來啦。

乙 哪兒呀!

 廣西總督。

乙 大官兒呀。這下兒高興了吧?

 發愁啦!

乙 怎么回事?

 月俸二十萬塊大洋,一任就是五年,連任就是十年,想怎么摟,就怎么摟!

乙 那是美差呀!

 美什么呀?廣西!當時官府管那兒叫“久反之地”!都害怕苗族、瑤族動的人動不動就鬧事呀。

乙 那是讓漢族的官兒給欺負的。

 所以呀。到那兒的官兒都有兩手兒準備——一手抓錢,一手準備卷行李——跑!

乙 好嘛!拖家帶口的,能跑那么利索嗎?

 他有辦法,不帶家眷哪!

乙 一天兩天行哪。一氣兒就是五年;好一好兒,十年就下去啦!

 他也為難哪,一氣兒就是五年、十年的,不帶太太,多悶得慌啊!想來想去,就想到您這兒啦!

乙 噢,讓我當太太去呀,不去!

 您別生氣。人家的意思,是在沒事兒的時候讓您給說幾段相聲或者給讀讀三、列國,東、西漢,水滸、聊齋、濟公傳——好解解悶兒!

乙  嚇我一跳。

 一月五千塊大洋,您去不去?

乙 那,當然去啦!

 可有一樣,人家總督大人不帶太太,您能帶著我嫂子嗎?

乙 那可不能。

 可是,您剛結婚才一個多月,您又上無三兄,下無四弟;三親六故走的走,死的死,在這個地方就是我這么一個朋友,留下個花卜愣登的小媳婦,托付給誰好呢?

乙 嘿!(向觀眾)是門兒他都堵死啦,只好交給他啦!(對乙)唉,那就托付……給你吧……唉……

 把媳婦交給我——你放心嗎?

乙 (咬著后槽牙)……放心!

 大家聽聽他這動靜兒,(學乙)“放心”!你放心哪?我還不放心哪!

乙 你有什么不放心的?

 你走啦,我不把你媳婦接我家來吧,又怕萬一出點事兒,我對不起朋友。

乙 那就……接你家去吧。

 嗐!你媳婦那年紀兒,我這個歲數兒,這年頭兒舌頭根子底下壓死人,萬一傳出去,好說不好聽的——我是活著我是死呀?我得要(指自己臉)這個。

乙 他還是位要臉的人。

 我狠了狠心,在胡同里給租一個正兩廂的一所三合院兒。跟房東說好了,每月到我家取房錢。平常讓你媳婦把街門上閂——這叫“大門不出,二門不邁”。省得流氓無賴搗亂。

乙 想得真周到。

 月初我關了錢,先買一袋兒白面,二十斤大米,二百斤煤球,五十斤劈柴,油、鹽、醬、醋辦齊嘍,雇一輛車,到門口卸下來,沖街門一喊:“嫂子,東西齊全啦,您開門自己慢慢搗騰吧,我走啦!”

乙 嗐,你給送進去怕什么的?

 嗐,你媳婦那年紀兒,我這歲數兒,這年頭兒舌頭根子底下壓死人,萬一傳出去,好說不好聽的——我是活著我是死?我得要(指自己臉)這個。

乙 嗯,避點嫌疑也好。

 這個十天半個月的,我就用布口袋裝上十塊八塊的走到墻根兒底下:“嫂子,這是幾塊零花錢,你接著。”——隨著墻扔進去啦!你媳婦把錢收好了,把口袋扔出來啦!

乙 你就叫開門,進去遞給她多省事。

 嗐,你媳婦那年紀兒,我這歲數兒,這年頭兒……

乙 、 舌頭根子底下壓死人,萬一傳出去——我是活著我是死?

乙 我就知道是這句嘛!

 您放心,白天我是一天一天的不進去!

乙 對啦!晚上你是整夜整夜的不出來!

 那不能,我得要(指自己臉)這個。

乙 你的(指臉)這個,還不如(指自己臀部)這個哪!

 你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我白天不去,晚上更不去啦!古語說:“朋友妻不可欺”呀!

乙 說得有點兒道理。

 簡斷截說,一晃兒差兩個月就到十年啦!這天我忽然接到您一封信,說您攢了四十來萬現大洋了,下個月回家。還托付我給看幾所房子,合適就買下,回家就養老啦,這是好事吧?

乙 行,我這老運還不錯。

 我看完這信,心里這……

乙 高興啊。

 難過呀?

乙 難過?

 這回不能不進你媳婦家門啦。

乙 嗯?

 到你媳婦那兒,她正給孩子喂奶哪!

乙 喂奶?

 啊。小不點兒,剛懷抱兒哇!我坐下之后就叫她:“嗨!”

乙 “嗨?”這是什么稱呼哇?!

 “他來信啦,最近就要回來。咱倆得商量商量啦!”

乙 “商量商量”?

 你媳婦說:“你看著辦吧,反正也這樣兒啦……”

乙 我聽這話怎么這么別扭哇!

 正說到這兒,倆大孩子放學啦!大的八歲,二的六歲,進門一摘書包就叫我“爸爸”。

乙 “爸爸”?

 我每人給個嘴巴:“別他媽叫爸爸啦!叫爸爸就出人命啦!記住嘍,從明天起,一概不準叫我爸爸,等過個一個來月,來一個人,這人長得(根據乙的模樣形容身材、面貌、穿戴)這樣兒。你們倆給他磕頭管他叫爸爸。再見到我就改口叫叔叔,明白了嗎?要是記住了,我每天偷偷給你們倆每人兩毛錢買糖吃。要是叫走了嘴,我扒你們的皮!”

乙 (陰陽怪氣地)仨孩子,小個兒的也得囑咐囑咐哇。

 不用。才懷抱兒,不會叫人呢。又過了一個月,接到您的電報,說X月X日X時到家。我租了兩輛汽車帶著你媳婦跟孩子們,到車站把您接回來,家里早把火鍋兒生好啦,烤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右步欣蠢玻???敝幸蛔??蟊呤俏遺闋牛?冶呤悄閬備荊?悅媸嗆⒆櫻?磐盼ё。?至髡寰啤D?燒娉頻悶鶚且陸躉瓜紓?推藿孔櫻?瞬屏酵??還筧倩?劍∧?擔?晃藝馀笥研新穡?br>
乙 真是。我可得好好謝謝你。

 這就見外啦!往后咱還得交哪?

乙 交?我他媽拿開水(打)澆你!(邊打邊說)澆你?氣急了我還燒你哪!

 我怎么啦?

乙 怎么啦?我問問你:我出門幾年?

 整整十年!

乙 這些孩子都多大?

 大的八歲,二的六歲,懷抱兒小丫頭八個月。

乙 我問你,這仨孩子(打)哪我來的?

 你先別打,聽我說。……

乙 (打)快說!

 你總打,我就說不完全啦!

乙 (停手)好,你說!

 我先問問你,你今年多大啦?

乙 四十二。

 再出門十年呢?

乙 五十二。

 對呀,您結婚一個多月,夫妻就離開了。一分手就是十年,再回來已經年過半百啦!結婚一個月,哪兒能那么巧就懷孕哪!十年當中是發了大財啦!可是回家以后就該傷心啦!

乙 怎么?

 這叫“財齊人不齊”呀!膝下連一兒半女的都沒有,心里能不愁嗎?

乙 是呀,我愁死也不用你(打)幫忙!

 (著急地)又打上啦!您容我把話說完了好不好?!

乙 快說!說不出個“子午卯酉”來,完不了!

 (大聲地)好,干脆我挑明了說吧!你五十二歲才回家,就算轉過年來,你媳婦給你生了個兒子,你可就五十三啦!把孩子拉巴到十七歲,你就正好七十三啦!甭說得孩子的濟,吉語說,“人生七十古來稀”,弄巧了,連兒媳婦都沒等娶上,你就魂歸西天啦!我為了朋友,把自己的親生骨肉四個孩子當中的倆個小子一個姑娘挑出仨來——大小子八歲,二小子六歲,小丫頭兒懷抱兒都給你啦,我自己就把四歲的三小子留下啦,為的是讓你回家能夠兒女雙全(哭泣)……讓你享享天倫之樂……想不到……讓你連打帶罵……這是我交朋友的……下場啊……

乙 哎呀兄弟,哥哥錯怪你啦!

 我算瞎了眼啦……

乙 別生氣啦。

 我委屈……能不氣嘛!

乙 兄弟,你再生氣,我就跪下啦。

 那倒不必……把我的心情表明出來就行啦。

乙 全清楚啦。怪我性子太急啦!

 這回你明白了吧?——孩子是我的!

乙 這我就放心啦。

 可是你媳婦養的!

乙 一個樣啊!
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手機版

掃一掃手機上閱讀

目錄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
讀書網首頁| 讀書網手機版| 網站地圖

關于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及發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權,請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換成@)聯系我們,我們會在7日內刪除
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學生讀書網All Rights Reserved.
閩ICP備17002340號-1

書頁目錄
書評 上一章 下一章
彩名堂腾讯分分彩官网 安多县| 疏勒县| 扎赉特旗| 西吉县| 休宁县| 周口市| 石泉县| 山阴县| 东乡县| 黄陵县| 高淳县| 湘潭县| 望奎县| 布尔津县| 博客| 南召县| 呼玛县| 新和县| 长泰县| 马山县| 石阡县| 石河子市| 伊金霍洛旗| 侯马市| 河南省| 浙江省| 通榆县| 金湖县| 抚松县| 文成县| 元谋县| 屏山县| 陆川县| 溧水县| 白水县| 东乡县| 襄垣县| 池州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