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正文

三棒鼓

中國相聲

作者:佚名 [全文閱讀]
更新時間:2009/04/24

三棒鼓

侯寶林整理

  :咱們中國呀,地大物博。

  乙:哎!地方大,東西多。

  :哪樣兒都是多的。

  乙:是嘛。

  :您就拿人來說吧,一共有六萬萬。

  乙:六億人口。

  :真不算少。(稍停)它有一個特點,一人一個模樣兒。

  乙:廢話,可不一人一模樣嗎。

  :就說這意思,人一多了,您認識這位把那位忘了。一人是得一個模樣兒,不能都一個模樣兒。

  乙:還是的。

  :要都一個模樣兒,恐怕照像館就沒什么活兒干了。

  乙:噢!那誰還照像去呀?

  :有一個人照完了,大伙兒一洗就行了。

  乙:沒聽說過。

  :您就說藝術形式吧,就有多少種。

  乙:百花齊放嘛。

  :樂器也是有多少種,有琴,瑟,笙,管,笛,簫,京胡,板胡,二胡,高音胡,低音胡,還有那么拉的(歪著脖子)那個叫……“歪脖拉”。

  乙:不叫歪脖拉,那個叫“凡士林”。

  :什么呀?那個叫小提琴。

  乙:噢!對啦,叫“畏吾林”。

  :戲曲也是分多少種。

  乙:地方戲很多。

  :一個戲一種調。

  乙:當然嘍!

  :就跟吃菜似的一菜一味兒,您聽吧!京戲是西皮、二黃、高撥子,評戲是大口、小口還有反調。

  乙:調子都不一樣。

  :評戲在早先叫“落子”。

  乙;是河北省東部的地方戲。

  :哎!有“唐山落子”,有“東北落子”。

  乙:對,分這么兩種。

  :評戲最早就是一個人打著七塊板兒唱一段故事,后來發展到兩個人,四個人分包趕角。慢慢的就加上了舞蹈。

  乙:哎!又有唱又有身段。

  :一開始舞蹈很簡單,用的是地秧歌的舞蹈。

  乙:就跟扭秧歌兒似的。

  :所以叫“地蹦子”。

  乙:對。

  :也有人叫“蹦蹦戲”。現在叫評劇,跟過去完全不同了。

  乙:發展得很快。

  :創作了許多劇本,整理改編了許多傳統節目,音樂上也進行了改革。傳統節目的唱法跟過去也不同啦!

  乙:腔調有變化。

  :啊!腔調唱出來也好聽了。

  乙:越來越優美。

  :在早那個腔調比較簡單,我聽過花蓮舫的評戲。

  乙:噢!那是個老演員了。

  :<<劉公案>>最拿手。

  乙:是啊!

  :她演黃愛玉。

  乙:啊!怎么個調子?

  :唱出來這味兒。

  乙:您學一學。

  :(唱)“聽見人家說北京城來了一個劉吏部,查辦山東來到這邊。我自己想,我們鄉下的人一不欠糧,我們二不欠草,過路的官員他也管不著咱。”

  乙:就這味兒。

  :啊!這味兒多簡單。

  乙:老調子嘛!

  :后來白玉霜一出來好啦。

  乙:白玉霜那調子唱得好聽。

  :美!優雅。

  乙:啊!

  :白玉霜嘛!那誰都喜歡。

  乙:啊!

  :白玉霜。

  乙:白玉霜。

  :是吧!“白玉霜”據說比“力士香皂”還好。

  乙:啊!胰子!

  :香皂。

  乙:什么香皂啊?

  :香皂也有白玉霜。

  乙:白玉霜是演員哪。

  :名演員。

  乙:哎!藝名叫白玉霜。

  :白玉霜那調子就好了。

  乙:是啊!

  :您比方說唱<<玉堂春>>。

  乙:噢!

  :唱出來這味兒。

  乙:怎么個調子?

  :比方說在關王廟見了王公子那段兒。

  乙:噢!

  :一看王三公子落魄了,她看著很難過。

  乙:噢!

  :一看,(唱)“呀!見公子這光景心中難忍……”

  乙:(微笑)(唱)“蒙三姐親到此足見情深。”

  :啊!這兩下子。

  乙:這什么話哪!

  :想不到在這地方會發現一位英俊小生啊!

  乙:我要是不唱這句,下邊您不好唱。

  :哎!不過我請您嚴肅一點。

  乙:哎!這沒不嚴肅啊!

  :因為當時情況不是這樣。

  乙:啊?

  :蘇三一看見王公子心里很難過。

  乙:是啊!

  :您哪?

  乙:哎,這個表情差點。

  :不能笑。

  乙:這話對。

  :(唱)“你本是宦門后上等的人品哪,吃珍饈穿綾羅般般的稱心。想不到你落得這般兒光景……”

  乙:(笑)有意思。

  :您樂什么?我這兒直哭,您那兒還有意思。

  乙:聽您唱得好啊!

  :啊?

  乙:我又把那表情給忘了。

  :這種腔調您聽起來就很動人。

  乙:好聽。

  :現在的評戲更好啦!時裝戲、古裝戲哪樣兒都能唱,哪樣兒還都好。

  乙:哎!

  :這就是今天新社會培養演員,同時廣大群眾也很支持這個劇種。

  乙:是嘍。

  :在我小的時候這個劇種呀……

  乙:怎么樣?

  :最倒霉!

  乙:噢!

  :大劇場人家不接。

  乙:看不起。

  :也就是在廟會上。

  乙:趕廟。

  :啊!趕廟會,天橋、隆福寺、護國寺啊!

  乙:露天演出。

  :我小時候聽那陣兒,戲也太簡單。

  乙:沒有這么多的戲呀!

  :演員也沒這么多。

  乙:是呀!

  :就是小戲。

  乙:哎!

  :<<老媽開磅>>啊等等。

  乙:對。

  :我對這種印象最深刻。

  乙:啊!<<老媽開磅>>。

  :每天開場必唱這個戲。

  乙:噢!

  :因為這出戲有嗩吶,熱鬧。

  乙:噢!

  :為的是好把觀眾都請來。那陣兒演員賺不了多少錢。

  乙:怎么?

  :有拴班兒的。

  乙:噢!還有資方?

  :啊!資方是拴班的,他有錢哪!他可以弄點兒大板凳,弄點兒木板子來搭臺。

  乙:是啊!

  :還有布棚。

  乙:對呀!

  :買行頭。

  乙:啊!

  :圍個布圈兒。

  乙:哎!

  :外邊還有電網。

  乙:啊?電網?

  :有繩子編的。

  乙:那是繩網啊!

  :他怕人往里鉆。

  乙:那怎么是電網啊!

  :彷佛是電網,就是沒有電。

  乙:繩子那是不過電。

  :演員也掙不了多少錢,資方根本不培養演員。他就為自己賺錢。

  乙:可不是嘛!

  :那把門的厲害著哪。

  乙:噢。

  :走過去就得給錢。

  乙:那是啊!

  :零打錢。

  乙:還零找錢!

  :哎!那陣兒說一分錢一段,其實您比買票聽戲也不省錢。

  乙:不是一分錢一段嗎?

  :哎!

  乙:不就花一分錢嗎?

  :老要錢哪。

  乙:老要?

  :啊,一打鼓就要錢。嘣,嘣,嘣!

  乙:干嗎?

  :要錢了。

  乙:啊!嘣,嘣,嘣!就要錢。

  :啊!那個鼓就跟過去街上賣炭的用的大鼓一樣。

  乙:就那味兒。

  :哎!嘣,嘣,嘣!要錢了。

  乙:“嘣,嘣,嘣”就要錢?

  :對,門口兒站兩人在那兒喊:“看戲吧!看戲吧!又擦胭脂又抹粉了,<<老媽開磅>>上了,五分錢一位,五分錢一位。”

  乙:啊!門錢五分。

  :五分錢一位是門錢,一進門就得要五分錢。您坐那兒聽戲,回頭再拿小笸籮另外打錢。老太太上廟上買東西去了,買完了東西,老太太一聽這兒唱戲呢!“噢!五分錢一位。”這老太太說:“嫂子,別那么早回去了,今兒個好容易咱們出來了,咱這兒聽會兒戲,五分錢一位我請客。”

  乙:您瞧!

  :那個老太太一聽:“好吧,咱們聽會兒吧。”

  乙:哎!

  :到門這兒:“五分錢一位啊!倆人給一毛。里邊找座兒!”里邊拿著大撣子的那位過來了,撣撣板凳:“老太太,請這兒坐您哪?五毛一位。”

  乙:啊?

  :老太太一聽:“啊,五分錢一位呀!知道了,一進門就給了。”“那是門錢,您坐板凳是五毛一位,跟我們這兩碼事您哪!”老太太一想:“噢!坐坐這兒就五毛啦?”老太太有心不聽啦,那一毛錢算要不回來了。

  乙:怎么解心寬?

  :“嫂子!唉……”

  乙:干嗎,唉聲嘆氣的?

  :“要說也不貴。昨兒個我們老二哪,他們上吉祥戲院聽一回戲,一個人就一塊二哪,這咱們倆人才花一塊錢也不多呀。得了,就當今兒我生日。”

  乙:啊,這兒過生日來啦。

  :老太太舍不得花那么些錢哪。

  乙:好嘛。

  :臺上那兒唱,一唱就打鼓,一打鼓就要錢啦!

  乙:臺上唱的什么戲啊?

  :<<老媽開磅>>。(唱)“按下了傻柱子啊暫且不表啊。”嘣嘣嘣!要錢的來了。

  乙:是啊。

  :“這兒給錢,這兒賞一毛,這兒賞五分,掏錢吧老太太。”“一進門就給錢了。”“是啊,那是門錢哪,跟我們兩碼事啊。”“啊?是啊!我們坐這兒一人又給五毛哪。”“那是板凳錢,與我們兩碼事。”

  乙:全兩碼事。

  :“噢!你們都兩碼事啊,你要完了錢他們再來,都兩碼事我受得了嗎。”“老太太我們要的這錢是唱戲的錢哪!前后臺四十多人都指著這吃飯,一毛兩毛您也不在乎,多費心吧您哪。”老太太一想:給吧。“好家伙,零打錢也不少花啊。”

  乙:那是啊。

  :“給一毛再別要了,嫂子,這也合一塊二啦。”

  乙:(學)一塊二。

  :要完了錢,臺上開戲。這演員先不出來,在后臺唱。(唱)“再把我小老媽兒啊提上一提呀--”嘣嘣嘣!“費心!這兒賞一毛,這兒賞五分,這兒給兩毛,掏錢吧老太太。”“喲!怎么又要啊?”“前后臺四十多人都指這吃飯,一毛兩毛您也不在乎,多費心吧老太太,老媽兒快出來啦。”

  乙:好嘛!

  :“是啊,老媽兒還沒出來就一塊三了,這要廚子來了得多少錢哪?再給一毛。”

  乙:好。

  :要完錢臺上接著唱:“小老媽在上房啊,打掃塵土吧您哪。”嘣嘣嘣!

  乙:又來啦。

  :“這兒賞一毛,這兒賞五分,掏錢吧老太太!”“怎么沒完了。”“前后臺四十多人都指這吃飯,一毛兩毛您也不在乎,多費心吧老太太。”

  乙:哼。

  :“好家伙再給一毛啊!我這兒一塊四了。”

  乙:啊,一塊四了。

  :“老太太您多花倆錢也不在乎,都打掃塵土了。”“打掃塵土一塊四啊!這要掃房得多少錢哪?”

  乙:好嘛!

  :這樣兒這個演員才出臺。(唱)“打掃完了東屋,掃掃西屋里,哎!我們套間屋里呀。”嘣,嘣,嘣!

  乙:得。

  :老太太一聽:“嫂子咱們不聽了,走吧,這哪兒受得了哇!一會兒就‘嘣嘣嘣’,一會兒就‘嘣嘣嘣’!”

  乙:不聽啦。

  :老太太一賭氣不聽了,到門口兒不讓走。

  乙:怎么會不讓走哪?

  :“老太太別走,給完錢再走。”“我不聽了你還要錢?”“是啊!剛才這句您也聽見了啦。”老太太說:“好!給你還不行。找,這兩毛,快點兒找,快點兒找哇。”“嫂子你先出去,要不又打鼓了。”

  乙:好嘛!

  :找了一毛錢,老太太拿起來就走。

  乙:哎。

  :“好家伙,咱們別看這戲啦,什么也沒聽著,聽嘣嘣嘣就花了一塊五啊!……你看見沒有,哎!這錢。”老太太一看:壞了。

  乙:怎么了?

  :找這一毛錢短一塊角兒。

  乙:破票。

  :“短一塊角啊。”老太太說:“不行,我連這花了一塊六啦。我得找他換去,好家伙,這得多少錢。哎!你這票子我花不了。”這兒正說著啊,就聽“嘣嘣嘣”!老太太說:“好,給你。正合適。”老太太這氣大了。

  乙:又給送一毛去。

  :“好家伙,換換錢又打鼓了。”

  乙:正趕上。

  :“起這兒咱們再也不聽這玩意兒啦。”老太太一賭氣回家啦。老太太到街門那兒剛一邁腿,后面過來一個賣炭的。一打那鼓,嘣拉嘣!老太太一聽:“喲!要錢的追家來啦。”

  乙:嚇出毛病來了。
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手機版

掃一掃手機上閱讀

目錄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
讀書網首頁| 讀書網手機版| 網站地圖

關于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及發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權,請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換成@)聯系我們,我們會在7日內刪除
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學生讀書網All Rights Reserved.
閩ICP備17002340號-1

書頁目錄
書評 上一章 下一章
彩名堂腾讯分分彩官网 桃源县| 天水市| 扬州市| 乳源| 建水县| 东乌| 四会市| 通榆县| 安塞县| 泰安市| 合作市| 乌审旗| 台湾省| 顺平县| 仁布县| 台安县| 吴旗县| 刚察县| 德格县| 扶绥县| 贡觉县| 淮滨县| 邛崃市| 阳新县| 北辰区| 阿城市| 措美县| 磐石市| 宿州市| 乌鲁木齐县| 紫金县| 福海县| 加查县| 丰都县| 大丰市| 呈贡县| 延边| 虹口区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