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正文

賣估衣

中國相聲

作者:佚名 [全文閱讀]
更新時間:2009/04/24

賣估衣

郭全寶 郭啟儒演播稿 蘇連生記錄

 您看這說的沒有什么轍口,也沒有什么韻調。

乙 可不是嘛,沒轍,沒調。

 要是唱可就要有韻調啦。

乙 講究“五音”、“六律”嘛。

 甭說這個唱,就是做買賣的吆喝也是如此。

乙 對,也得講究韻調。

 有點味兒好聽啊。

乙 是嘍。

 大買賣也一樣,當行也得上韻。

乙 還上韻?

 帶韻調。

乙 怎么呢?

 一抖摟這衣裳。(慢吆喝)“破布舊補小夾襖一件,當錢兩元(拉長音)。”

乙 哎,干嗎說這么慢呢?

 他為的是那寫票的得寫。

乙 噢,好寫。

 要是說得挺快,這兒也寫不過來呀。

乙 不錯,不錯。

 估衣行也上韻。

乙 估衣行也上韻哪?

 你聽“樂(lao)亭”估衣。(吆喝)“賣這個兩塊六哇。”

乙 哎,真是這味兒。

 他不光是在攔拒里邊是這味兒,就是出了柜臺還這味兒。

乙 還這味兒?

 哎,三句話不離本行。

乙 真有這事?

 前些日子我給人家隨禮去啦,吃飯的時候挨著倆上座的老者。

乙 噢。

 這兩位老者一個估衣行,一個當行。

乙 怎么知道一個估衣行,一個當行呢!

 其實我也不知道,可是這兩個人這么一說話我聽出來了。

乙 噢,閑說話。

 當行的問這估衣行拉著長音兒說:“老兄,今年高壽?”這估衣行的回答:(吆喝)“這一位還小呢六十六哇。”

乙 哎,這可真熱鬧。

 本家兒過來啦:“我說您二位外邊去吧。這么連當帶賣我可受不了”

乙 這是實話。

 “一會兒我這屋子非干凈了不可。”

乙 可不是嘛。

 可是估衣行也都不一樣。

乙 樣式也很多?

 方才我說的是樂亭估衣。

乙 是啊。

 還有一種京估衣。

乙 京估衣?

 吆喝皮襖好聽。

乙 是嗎?

 旁邊一個小徒弟搭腔說“不錯”。

乙 是嘛!

 哎,您哪幫忙去個小徒弟。

乙 我去個小徒弟說“不錯”。

 好。(吆喝)“誰買這一件皮襖啊原來當兒的啊。”

乙 “不錯。”

 “黢的油兒的黑呀,福綾緞兒的面呀。”

乙 “不錯。”

 “瞧完了面兒,翻過來再瞧里兒看這毛。”

乙 “是呀!”

 “九道彎亞賽羅絲轉兒呀。”

乙 “不錯。”

 “上有白,下有黃,又有黑,起了一個名兒呀三羊開泰的呀。”

乙 “不錯。”

 “到了‘三九’天,滴水成冰點水成凌,別管它多冷,穿了我這件皮祆,在冰地里睡覺,雪地里去沖盹兒吧,怎么會就不知道冷啦。”

乙 皮襖暖和——

 “早給凍挺啦。”

乙 喲,凍挺啦!是不知道冷啦。

 還有一種叫“喝風放屁”的估衣。

乙 怎么叫“喝風放屁”呢?

 他吆喚老往里吸氣,工夫一大就放屁啦。

乙 是啊,那他怎么吆喝?

 喝風啦!(吆喝)“這一件咋,大馬褂咋,賣您多少錢?嘟……”放啦。

乙 誰讓你喝風來著?

 馬褂明擺著,賣您兩塊錢,吆喚半天繞半天吧,還是兩塊錢。

乙 噢,凈要貧嘴啊!

 他這么吆喚。(吆喝)“這一件咋,大馬褂咋,賣您兩塊,兩塊,四個五毛,八個兩毛五。”

乙 這不是廢話嘛?

 繞了半天還是兩塊錢。

乙 純粹耍貧嘴的。

 還有一種冤人的估衣。

乙 怎么叫冤人的估衣呢?

 他專門冤“老趕”,鄉下人。

乙 啊!

 仿京估衣的味兒,他還學不好。

乙 是呀!

 這么吆喝。(吆喝)“狐腦門的皮襖哇,十六個子兒呀……”

乙 十六個子?

 這位怯大爺一聽便宜,說:“掌柜的您替俺包上吧。”(吆喝)“后邊還有一個零兒的,六十塊咋。”那位一聽:“俺不要啦。”

乙 真冤人。

 好嘛,這零兒比大價還貴呢。還有天津估衣。

乙 天津估衣什么味兒呀?

 天津估衣他這么一吆喚哪,能把自己給賣嘍。

乙 怎么呢?

 他這么吆喝。

乙 您吆喝吆喝。

 吆喝“這一件,紫棉襖,罷了罷了就賣了吧。”

乙 噢。

 “賣了我也去。”你去干嗎去?

乙 好嘛。

 他也要跟著人家去。

乙 噢,這是天津估衣。

 還有南邊估衣。

乙 南邊估衣怎么個味兒呀?

 (上海話吆喝)“這一件,皮袍子呀。”

乙 哎,你慢點兒,我沒聽明白是什么?

 皮襖,就是皮袍子。

乙 噢,皮袍子。

 (上海話吆喝)“這一件,皮袍子呀,吆喚賣,三十六塊一毛嗯哇。”

乙 這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。

 他說的是這一件皮袍子三十六塊一毛五哇。

乙 哎我怎么沒聽見那“五”哇?

 這“五”他走鼻音。

乙 走鼻音?

 (學用鼻子)嗯哇!

乙 嗯呢?

 (吆喝)“這一件皮袍子呀,吃喚賣,三十六塊一毛嗯哇。”

乙 哎,真從鼻子這兒出來的。

 是走鼻音不是?

乙 對。

 還有一種山東估衣。

乙 山東估衣?

 找小山東吆喝。

乙 噢。

 這個小山東兒呢,他吃飽了食兒,趴在那兒睡著啦。掌柜的一看這做買賣的,他跑這睡覺來啦。過去給了一嘴巴:“哎(山東話)!小力笨兒,跑這兒吃飽了打盹啊,吆喝去!”小徒弟說啦:“二大爺,俺不會吆喝。”“什么?”掌柜的說啦,“來了好幾個禮拜還不會吆喝,去吆喝去!”

乙 讓他吆喝去。

 沒法子吃喝吧。他吃喝這衣裳不知道多少錢,這怎么辦呢!

乙 是啊。

 也有個研究。

乙 什么研究?

 他在紐袢上拴個布條,寫上號頭。

乙 噢!

 寫明賣多少錢。

乙 對啦。

 在那兒拴個活扣兒,小力笨兒好找號頭。

乙 有辦法。

 他心里委屈,一邊抖摟衣裳,一邊叨咕:“剛來,俺一點不會吆喝,掌柜的非叫俺吆喝。”

乙 吆喝吧。

 (哭)“賣這個啊,大馬褂啊。”(抖摟)

乙 別抖摟啦。

 (哭)“賣多兒錢賣多兒錢……”

乙 賣多少錢呢?

 他找不著號頭兒啦。

乙 別挨罵啦。
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手機版

掃一掃手機上閱讀

目錄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
讀書網首頁| 讀書網手機版| 網站地圖

關于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及發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權,請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換成@)聯系我們,我們會在7日內刪除
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學生讀書網All Rights Reserved.
閩ICP備17002340號-1

書頁目錄
書評 上一章 下一章
彩名堂腾讯分分彩官网 鲁山县| 馆陶县| 武安市| 靖江市| 安义县| 大洼县| 眉山市| 天等县| 泾源县| 宿州市| 乌拉特中旗| 延长县| 江都市| 呼图壁县| 福泉市| 屏山县| 隆昌县| 宁远县| 谢通门县| 清水县| 前郭尔| 铜梁县| 江油市| 历史| 万宁市| 松潘县| 金塔县| 洛宁县| 施甸县| 肥西县| 康定县| 和政县| 拜泉县| 肇州县| 娱乐| 蚌埠市| 龙州县| 秦安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