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正文

狗噘嘴

中國相聲

作者:佚名 [全文閱讀]
更新時間:2009/04/24

韓復榘講演

劉寶瑞述 殷文碩整理

  做為一個相聲演員,要求知識淵博、生活豐富、精通哲學、熟讀歷史——也就是說歷史知識知道得很多。當然也不全是這樣……反正我是如此。

  說真的,我這人就喜好研究點歷史。就拿舊中國有多少軍閥的問題來說,我也研究過。什么張宗昌、吳佩孚、齊燮元、閻錫山、韓復榘……那位說了:你都認識?我一個也不認識呀!要不你跟他熟?哈哈……我要是熟就不在這兒站著啦!我是研究他們這些殺人的劊子手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齬?裁椿凳隆5降啄歉鱟罨的?反正是豬肉燉野貓,擱到鍋里全都兔崽子味兒!只不過是魚肉百姓,屠殺人民的手段不同罷了。

  您就拿舊中國山東省主席韓復榘來說吧,在民國二十年左右他盤踞山東,不到十年光景,死在他手里的人不計其數,他不管犯罪不犯罪,就看他問案子的時后高興不高興了。那位說了:問案是司法部門的事啊,韓復榘是省主席怎么還管問案子呀?哎,您別看他沒文化,斗大的字不認識半升,還是軍事、政治、財政、文化、司法一把抓!每天自己問案子,問案的時候要是趕上他高興,多大的罪名也能當場釋放;要是趕上他不高興,那算倒了霉啦,他怎么看你怎么別扭,哪怕是你在小胡同里撒了泡尿,他能給判八個字:隨地便溺,應該槍斃!哎,這就斃啦!

  他問案子還特別,三個、五個、十個、八個他不問,非得湊夠了百八十個他才問哪,這叫一堂轟!您別看一堂轟,可有區別:有放的,有斃的。至于哪個放,哪個斃,他不說話,定了個暗記兒,什么暗記呢?捋胡子。他要是一捋左邊兒的胡子,就讓那些犯人站左邊兒,問完了案子這些人全部釋放;他要是一捋右邊兒的胡子,讓那些犯人站到右邊兒,等問完了案子這些人全斃!你瞧,這什叫么主意?

  所以說指不定誰倒霉哪。不光是犯人,就是給他做事當差的也不例外。有一回,他的參謀長沙月波打發個小勤務兵給韓復榘送一封信,正趕上韓復榘問案子。小勤務兵一喊:“報告韓主席,您的信。”

  (山東口音)“知道了,站那邊兒等著吧!”(同時捋右邊兒胡子)

  等問完了案子再找那個送信的小勤務兵,沒啦。韓復榘納悶兒啦:“哎,剛才給俺送信的那個人呢?”

  “回韓主席話,已經給斃了。”

  “斃了,為嘛斃了呢?”

  “回您的話,我們看您剛才跟他說話的時候捋右邊兒的胡子來著。”

  嗬!韓復榘一聽樂啦:“哈哈,真有意思,算這小子該著死呀!其實俺剛才不是捋胡子,那是俺撓癢癢呢?”

  嘿,他給撓出一個去!

  這還不算新鮮,他的新鮮事兒多啦。有一回韓復榘講演樂子大啦。那是在民國二十三年,也就是一九三四年,蔣介石掀起二次反共高潮,在江西圍剿革命根據地。為了麻醉全國人民,他弄了個“新生活運動”,內容無非是孝佛忠信,禮義廉恥,宣傳舊禮教的陳詞濫調,表面上也要求什么走在路上帽子要戴正,領扣要扣齊等等,其中還有一條叫“左側通行”。什么叫左側通行呢?就是說走在路上的行人一律靠左邊走。韓復榘要就這個事發表一段講演,這笑話可鬧大啦。

  他到什么地方去講演呢?是當時山東的最高學府——齊魯大學講演那天,他坐著小轎車就去了,等車開到學校門口,韓復榘一看就火兒啦,怎么?是這么回事。韓復榘來這兒講演,這地方得加強戒備,門口得設崗啊。站崗的這兵啊是早晨六點鐘上的崗,都十二點半啦韓復榘還沒來呢!站崗的是又困又餓,靠著墻睡著了。正趕這會兒韓復榘的汽車到了。

  您瞧這倒霉勁!

  韓復榘當時就火兒了,下車過去就給站崗的一個嘴巴。“叫你站崗跑這兒睡覺來了,真他媽的‘玉不琢,不成器’!”

  嘿,他也不知道從哪兒偷這么一句,跑這兒轉(Zhuǎi)來啦!

  這當兵的一聽韓復榘這句話,馬上跪下了:“是!我永遠記住韓主席的這句話!”

  “你光記住不行啊,‘玉不琢,不成器’,你知道怎么講嘛?”

  “他……不是我這兒睡覺,您要是遇不著就不生氣了嘛!”

  嘿,他給這么講啦!

  韓復榘一聽樂了:“好啊,你這小子還真有兩下子,對呀!你在這兒睡覺,俺要遇不著不就不生氣了嘛;好小子,別屈了才,起來!弄個連長當當吧!”

  唉,這就給升連長了。

  韓復榘進了禮堂,上了講臺沖大家一點頭兒,開始講演。您聽吧,這熱鬧就來啦。

  “諸位,各位,在其位!”

  也不知道哪兒來這么三位!

  “今天啊……今天……是啊,是……是什么天氣?今天啊,是……是講演的天氣!”

  有這天氣嗎?

  “今天,來賓來得十分茂盛,敝人……啊俺呢,也實在的感冒!”

  他是該發汗啦!

  “現在看來,來的人實在是不少咧!看樣子大概有五分之八啦!”

  他這都是什么賬啊?

  “來到的就不說咧,沒來的請把手舉起來吧!”

  您說舉得起來嗎?

  “今天兄弟……召集大家……來……來訓一訓!”

  好嘛,他要耍猴兒!

  “兄弟俺說得對不對的,大家應當……這個……這個……互相原諒,因為兄弟和你們大家比不了哇,兄弟我是大老粗兒,你們大家都是從筆桿子里爬出來的,可俺呢,是由炮筒子里鉆出來的!你們大家都是這個……各國的留學生,都會說各國的英國話!……所以今天俺不打算多講,只講五個綱目……這個……第一個綱目就是南京國民政府發布的命令,什么‘新生活運動’,敝人俺是極表贊成……而又他媽的反對!”

  這話誰聽得懂啊?

  “兄弟俺反對的不是別的,而是在‘新生活運動’里有這么一條叫左側通行,就是說叫行人一律走馬路左邊兒,可俺就想咧,如果行人一律靠左邊兒走的話……那右邊兒馬路上不就沒人了嘛!”

  純粹是胡說八道!

  “第二個綱目,就是當初孫總理孫中山孫先生說過的兩句話:‘革命尚未成功、同志仍須努力’,大家知道這兩句話怎么講嗎?好,既然不知道,那就聽俺慢慢道來!”

  哎,他要開戲!

  “這個‘革命尚未成功’啊,就是這個孫中山孫先生說話客氣,他說,想當初啊,這個‘革命’不是他發明的,那么是誰發明的呢?是個當兵的發明的‘革命’!對咧,是個當兵的搞起來的革命,這個當兵的后來升了連長咧,唉,到這個時候革命才成功咧!你們不禁要問咧,你是怎么知道的呢?當然俺知道了,要不然,俺怎么來回扒拉你們呢?!孫中山孫先生說得明明白白:‘革命尚未成功’,‘上尉’就是連長啊,所以說,這個當兵的升了連長的時候,革命就成功咧!”

  嗬!

  “你們別樂呀,聽俺說嘛,這個連長姓什么呢?姓于,叫于之力!孫中山先生的遺囑里寫著呢:‘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……’這就是說在孫先生搞革命以前,于之力于連長就已經搞了四十年啦!”

  這都是哪兒的事啊!

  “雖然搞了這么多年,但是我們中國人跟外國人還是比不了,中國人比起外國人來,我們還是……還是……很軟和的!”

  這叫什么話呀?

  “大家看一看,外國人在我們中國占有租界,并且各國在我們中國都設有大使館,為什么在我們中國的土地上沒有中國的大使館!大家說,對不?”

  還問大家哪!

  “另外……另外(咳嗽)我說你們學校是怎么搞的?你們的衛生不好!哎,對咧,我順便把‘衛生’談一談。大家知道‘衛生’這兩個字怎么講嗎?衛生嘛……就是這個……這個……為了活著!我們應該每天早晨起來,把窗子打開,把這個空氣放出去,把‘衛生’放進來,這樣子才叫‘衛生’呢!”

  這“衛生”他給這么解釋啦。

  正講著哪,壞啦,有個蒼蠅落在韓復榘嘴巴上了。正巧落在右邊兒胡子上,癢癢得韓復榘這過份兒難受啊,擠屑弄眼,五官挪位。這相兒。

  “另外……這個(嘴動)就是……(再動)那什么(還動)……”

  那位說了,他怎么不轟啊?他不敢轟啊,他要是這么一轟(學捋右邊胡子狀),這半邊兒的人不是全斃了嘛! 
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手機版

掃一掃手機上閱讀

目錄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
讀書網首頁| 讀書網手機版| 網站地圖

關于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及發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權,請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換成@)聯系我們,我們會在7日內刪除
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學生讀書網All Rights Reserved.
閩ICP備17002340號-1

書頁目錄
書評 上一章 下一章
彩名堂腾讯分分彩官网 白沙| 新宾| 嘉义市| 石狮市| 旬阳县| 岳西县| 密云县| 府谷县| 浦江县| 山东省| 临沧市| 涞源县| 盘锦市| 营山县| 乌拉特中旗| 洪江市| 屏东市| 楚雄市| 甘洛县| 宜州市| 五常市| 安宁市| 盐山县| 东山县| 武强县| 宿州市| 壤塘县| 沧源| 兴和县| 常山县| 铅山县| 吉木乃县| 中江县| 嘉黎县| 古丈县| 南涧| 马龙县| 海丰县|